香港LHC信用货币体系动荡支撑金价高位运行


  2010年初,当整个黄金市场洋溢着连续9年上涨的大利好,当投资者仍沉浸于年度收盘涨幅和年度均价涨幅分别为24.6%和11.6%的喜悦中,当投资机构纷纷抛出不同于往年的乐观预期时,作为业内人士的柳宇宁坦言自己所感受到的却是对未来一年金价面对不确定性的一种隐忧。

  “不确定性或者说复杂性本身就是对金融市场的诠释。”经易金业副总经理柳宇宁日前对记者表示,救市政策的不确定性多带来的另一个后果倒是相当清晰:金融危机的解决是以政府信用为企业信用买单,这成为未来主导黄金升势的主导力量。

  世界黄金委员会日前发布的各国政府及国际组织3月份黄金储备量情况表明,去年全球各大央行增持黄金储备的速度创下了196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黄金价格持续上涨时间创下90年来的新高。据WGC称,美国以8133.5吨高居榜首。中国排名第六,是黄金储备最多的发展中国家。目前,中国的黄金储备量约为1054吨,以我国13亿人口来算,平均每人约0.81克。

  十几年前,人们没有想到黄金市场会出现这么大的变化――黄金10年变成铜“曾经是当时新闻的标题。当年更有人惊呼,”黄金已经成为像白菜、大萝卜一样的一般商品“。当美国经济表现如日中天时,以美元为中心的货币体系看似稳固而强大,黄金则完全成了一个被打入冷宫的”弃儿,在当时各国央行抛售黄金达到了一个历史高潮。

  “但是,2001年美国9?11受袭事件和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则使这一形势发生逆转,黄金的价值再次被发现。”北京黄金经济发展中心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刘山恩日前撰文指出,黄金社会权势得以强化,引起了投资者市场预期由空转多,使黄金市场由熊转牛,这个黄金牛市从2002年开始至今已经持续了9个年头。伴随着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以及美元贬值压力的日增,有全球政治、经济变化“晴雨表”之称的黄金市场日益受到关注。

  如果说过去10年原油是大宗商品价格的领军者,那么今后10年这一地位将会被黄金所替代。经易集团旗下的经易金业公司3月24日发布的《经易2009~2010年度黄金市场研究报告》指出,经济危机所暴露出来的以美元为主导的货币体系问题和为了治理经济衰退所导致的货币滥发形成主权违约风险的问题,使得黄金的避险地位得到了增强,这是黄金价格居高不下和延续上涨的主要动力。该报告提到,在大趋势上涨的格局中,强势整理伴以突破上涨将成为年内金价的两大主题。这是自2007年以来经易金业连续第三年推出的年度黄金市场研究报告。

  该研究报告认为,从投资的角度而言,黄金表现出比信用货币更为稳定的购买力,持有黄金与持有信用货币相比,具有更好的保值效果。尽管黄金已经不再扮演货币角色,但信用货币仍旧与黄金存在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信用货币体系的动荡将继续支撑金价的高位运行。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市场对信用货币的担忧急速攀升,信用货币贬值客观上助推黄金价格上涨。”该报告分析指出,在美元贬值的大背景下,世界各国调整外汇储备结构,增持黄金、其他可兑换硬通货和战略物资的意愿却越来越强烈。

  众所周知,黄金储备量作为国际储备的一部分,只是衡量国家财富的一个方面。黄金储备量高,则抵御国际投资基金冲击的能力加强,有助于弥补国际收支赤字,维持一国的经济稳定。不过,过高的黄金储备量也会导致央行的持有成本增加。

  在柳宇宁看来,由于黄金没有违约风险和对手合约风险,这在当前充满企业违约风险、银行违约风险和主权债务违约风险的世界里,显得尤为可贵。

  “作为一种有效的投资选择,黄金在危机时刻是能够获得保证的紧急资金和没有违约风险的保险单据。”柳宇宁分析指出,黄金的避险地位意味着其将独立于其他关键资产类别和其他商品,尤其是在危机时期。在避险需求的影响下,三大新兴经济体的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积极增加黄金资产配置,这一举措也反过来对金价上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与央行增加黄金储备的动机相仿,投资基金配置黄金的比重也呈现不断攀升的趋势。总的来看,在黄金避险功能的驱使下,各国政府和投资机构纷纷增加黄金资产配置,这成为未来几年黄金价格上涨的主线。

  经易金业研究报告认为,在今年,1000美元到1050美元的区域是买入黄金较为安全的价格区间,但年度金价突破1400美元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从时间角度分析,2010年黄金价格的时间选择更多来自金融市场的波动影响。可以预见的是,黄金商品的季节性周期与金融市场周期相互共振的时候,市场将明显呈现单边走势特征。该报告建议,从目前来看,最佳进场点和最佳盈利时机分别在第三季度中旬和第四季度出现。

  经易金业黄金市场研究报告的特点是围绕可能影响黄金价值和价格波动的各方环境和因素进行全面的研究分析和预测,涉及宏观经济、地缘政治、产业政策及供需等,特别是从全球政治、经济及黄金产业链的角度来分析和看待黄金市场的整体格局情况,对行业主管部门的宏观决策也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在乐观的预期中应保持一份谨慎是今年投资的最佳心态。”柳宇宁表示,2010年经济走势的主基调定为复杂,在纷繁复杂的因素中,政府干预行为成为黄金价格不确定性最大的主导力量。

  经易金业的这份报告指出政府干预表现为难以预见性的特点。以2010年1月上旬为例,从美国政府对金融企业的限制法案,到欧洲市场的政府债务危机,再到中国央行提高商业银行的基础准备金措施,全球今年估计的走向已经越来越摆脱不了政府干预的影子。2009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适时地将2010年经济走势的主基调定为复杂。从2009年财政金融政策的极度宽松到2010年政策宏观调控的进退维谷,影响的深度和广度都是难以预计的。不过,救市政策的不确定性所带来的另一个后果倒是相当清晰:金融危机的解决是以政府信用为企业信用买单,这成为未来主导黄金升势的主导力量。

  2009年底,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针对黄金泡沫的言论甚嚣尘上。一时间,黄金泡沫是否在2010年破灭成为投资者关注的问题。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胡晓炼日前指出,目前黄金价格已是历史高位,须留意资产泡沫,中国人民银行在配置外汇储备资产时,十分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考虑长远收益,对已经存在泡沫的资产将保持高度警惕。

  “风险总是与收益是如影随行的。”经易金业的这份报告提醒说,在控制风险中获取更大的收益是每一个投资者的愿望所在。在复杂的因素中,摆正各种因素的关系与认清长中短期趋势一样,是成功的关键。2009年黄金延续了长期上行趋势。由于市场投资心态不稳定,大宗商品市场的价格波动幅度增大,并且出现了与历史规律背离的波动特征。尽管黄金表现相对稳定,但其价格波动的总幅度和日均波幅都较历史均值扩大,这对黄金投资者提出了更高的交易要求。新的一年,黄金投资虽然蕴藏着丰富的获利机会,但同时也包含着短期投资风险,投资者有可能面临更为复杂的市场状况所引发的价格波动风险,需要在资金管理和投资策略上提前做好应有的准备。

  经易金业的这份研究报告总结说,总体来看,今年以来的迪拜和希腊政府信用风险的增加预示着主权国家货币和现行货币体系的危机仍在延续,这一因素必将长期影响投资者对黄金市场的决策。

  自由兑换:亦称货币可兑换。在纸币流通条件下,一个国家或货币区的居民不受官方的限制,按照市场汇率自由地将本国货币与外国货币相兑换,香港LHC用于对外支付或作为资产来持有,包括货币完全可兑换和部分可兑换。

  硬通货:是指国际信用较好、币值稳定、汇价呈坚挺状态的货币。由于各国通货膨胀的程度不同,国际收支状况以及外汇管制程度不同,当一国通货膨胀率较低,国际收支顺差时,该国货币币值相对稳定,汇价坚挺。在国际金融市场上,习惯称其为硬通货。

  软通货:与硬通货相对。它是指币值不稳、汇价呈疲软状态的货币。由于货币发行过度,货币含金量或购买力不断下降,与其他国家货币的比价也会不断下降。此外国际收支出现大量逆差,也会使一国货币与其他国家货币的汇率不断下降。在国际金融市场上,通常把这种币值不断下降、汇价呈疲软状态的货币称为软通货。

  实际上,硬通货与软通货只是相对而言,它会随着该国经济状况和金融状况的变化而变化。例如美元,在上世纪50年代是硬通货,60年代后期和70年代,由于美国的高通货膨胀率,以及大量的国际收支逆差,使得美元汇价呈下降趋势,美元由硬通货变为软通货。80年代初,美国实施高利率政策和紧缩银根政策,美元汇率不断上浮,又成为国际金融市场上的硬通货。

  此外,硬通货和软通货还有另一层含义。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国际金融市场上某些不实施外汇管制、可以自由和无限地兑换黄金和其他国家货币的货币,被称作硬通货。软通货则是指实施外汇管制、不能自由兑换黄金和其他国家货币的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