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LHC世行行长呼吁实行改良版金本位制 应对通货膨胀


  G20峰会即将在本月召开,然而,由于美国的启动第二轮宽松货币政策,此前G20国央行和财长会议达成的“不打货币战”承诺似乎变得脆弱不堪。美国重新“开闸放水”,带来的是全球的流动性过剩、美元极端贬值,以及以美元标价的黄金、石油等各种大宗商品价格飞速暴涨,各国被迫以通货膨胀为此埋单。

  在此背景下,全球开始讨论目前的世界货币体系缺陷。据报道,世界银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昨日表示,为了使汇率走势更为稳定和平衡,领先经济体应考虑重新实行经过改良的全球金本位制,为汇率变动提供指引。

  佐利克表示,先前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固定汇率机制曾在70年代初瓦解,他建议各国以“布雷顿森林体系II”浮动汇率机制引导汇率走势。佐利克呼吁建立一个新体系,该体系“可能需要包括美元、欧元、日元、英镑,以及走向国际化、继而开放资本账户的人民币”。另外,该体系还应考虑采用金本位制度,作为对通胀、通缩和未来币值的全球市场预期参考点。

  分析人士指出,他的观点反映了人们对当前全球货币体系的担忧。由于美国的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美元今年以来贬值幅度已接近13%,并且引发了日本、印度、巴西等国家被迫实行相应的资本管控措施,干预汇率。全球经常账户失衡和资本市场扭曲成为悬在人们心里的刀,全球货币体系正日益受到挑战。“美元有三分之二在全球流通,美联储量化宽松相当于把流动性释放到全世界,用世界的通胀为国内的通缩埋单。各国央行都会根据各自不同的实际国内情况去制定相应的汇率政策。”谭雅玲对记者说。

  不过,尽管经常有人呼吁重新将黄金作为货币价值的基准,但多数政策制定者和经济学家认为,这一做法很可能会导致过度紧缩的货币政策,并使增长和失业受到经济冲击的影响。

  金本位制是以黄金为本位币的货币制度,在19世纪中被各国采纳,金本位制通行了约100年,但后来由于爆发全球性萧条的经济危机,1931英国放弃金本位制并禁止黄金出口,致使英镑大幅贬值。美国于1933年放弃金本位制,禁止黄金出口,允许美元贬值。法国于1936年放弃金本位制。至此,国际货币金本位制彻底瓦解。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由于黄金生产量的增长幅度远远低于商品生产增长的幅度,黄金不能满足日益扩大的商品流通需要,这就极大地削弱了金铸币流通的基础。此外,黄金存量在各国的分配不平衡,且大部分为少数强国所掌握,必然导致金币的自由铸造和自由流通受到破坏,削弱其他国家金币流通的基础。

  “欧元之父”蒙代尔曾经表示,金本位是一个很好的固定汇率体系,但是这个系统有一个非常大的缺陷,就是没有一个能够随着黄金和大宗商品价格浮动的机制。此外,黄金价格本身波动不定,那么黄金价格谁来定,政府控制黄金价格同样也会带来经济的失衡。

  金融危机以来,各国已经法宝尽出,从极度宽松的财政支出,到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两年来不断对市场释放流动性以图拉动投资、刺激消费、推动出口。然而释放流动性是否就能够有效刺激实体经济?摩根士丹利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王庆认为,超低的利率并不能直接增加人民负债的愿望,带来的是投机而不是良好的投资机会,二次量化宽松政策实际作用不大。

  与此同时,美国已经因为巨额放钞票,而引起了世界的不满,G20首要解决的便是美国量化宽松的问题。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瓦解引发美元与黄金脱钩,彻底打破了实物信用的支撑框架,由此转入了国家信用支撑的虚拟货币时代。国家货币现在代表的是一国对经济发展的信心和信用。

  有分析人士认为,完全否定目前的现代信用货币制度并不可行。未来欧、美等面临虚拟经济膨胀过度的国家会一步步去杠杆化,以抑制虚拟经济过度膨胀,缓解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之间失衡的问题,纠正错位的信用配置比例,将实物货币重新加入信用评价体系中,适度让货币回归真正的实物价值,如各国央行储备黄金做好最后一道信用防御体系,或许是未来比较好的折中方式。香港LHC

  金本位制就是以黄金为本位币的货币制度。在金本位制下,或每单位的货币价值等同于若干重量的黄金(即货币含金量);当不同国家使用金本位时,国家之间的汇率由它们各自货币的含金量之比--金平价(GoldParity)来决定。金本位制于19世纪中期开始盛行。在历史上,曾有过三种形式的金本位制:金币本位制、金块本位制、金汇兑本位制。其中金币本位制是最典型的形式。